<i id="vpq7d"></i>
      <i id="vpq7d"></i>
      <i id="vpq7d"><option id="vpq7d"><listing id="vpq7d"></listing></option></i>

      <i id="vpq7d"></i>

      <object id="vpq7d"><option id="vpq7d"></option></object>

        <i id="vpq7d"><option id="vpq7d"><listing id="vpq7d"></listing></option></i>
        中共安徽財經大學紀律檢查委員會
        安徽財經大學監察審計處
        主辦
        當前位置:

        陳云出川背后的故事

        文章發布時間:2019-02-27     發布者:肖韜     閱讀:23

          陳云同志是1978年12月,恢復重建的中央紀委第一書記。本文通過一份證明信,讓我們感受到,在艱苦卓絕的革命戰爭年代,他出生入死領導黨的地下工作的一段經歷;也體現他關心黨內同志的實事求是精神和嚴謹的工作作風。

        關于席懋昭烈士一段經歷的證明

          一九三五年春,紅軍長征過大渡河后,中央決定我回上?;謴忘h的組織。當時我化裝成小學教員,組織上派了一位擔任天全縣靈關殿小學校長的地下黨員護送我。我們為躲避國民黨的追擊部隊,走的是山路,經滎經、雅安到達成都。在成都,我和他分開活動。我持劉伯承同志的親筆信,找到他的在中美銀行任董事的朋友。那人一見我,就說外面風聲緊,要我快走。我在他那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便和護送我的同志前往重慶。在重慶,我又持劉伯承同志的信找到他在藥鋪的弟弟,在他家里住了幾天,買好去上海的船票。到此,護送我的那位同志完成了任務,和我分手。

          一九三七年,我到延安后曾見過護送我出川的那位同志,記得他當時正在中央黨校學習。不久,他又被派回四川做地下工作,從此沒有再聽到有關他的消息。

          今年四月,儀隴縣委來信說,他們在征集黨史資料過程中,了解到一位叫席懋昭的同志,一九三五年曾被四川省委派到大渡河迎接中央紅軍,并護送我去上海,以后在延安還見到過我,一九四九年十一月犧牲于重慶渣滓洞,問我是否能夠證明。我由于記不起護送我的那位同志的名字,便要辦公室查一下這位席懋昭同志當年是否擔任過靈關殿小學的校長,他的愛人是否也在該校當過教員。最近,四川省委組織部送來材料,證實席懋昭同志確曾擔任過靈關殿小學的校長,他的愛人也在該校當過教員。另外,還送來一張他的照片。這些情況以及照片,和我的記憶完全吻合,因此可以斷定,席懋昭同志就是當年護送我從靈關殿到成都、重慶的那位同志。

          從四川省委材料上了解到,席懋昭同志一九四八年被捕后,積極參加獄中斗爭,表現是好的……我認為,應當肯定席懋昭同志為革命烈士,并記下他在完成護送我出川這一黨的重要任務中的功績。

        陳云

        八三.十二.二十日

          這是一份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第一書記陳云在1983年12月20日為席懋昭烈士寫的《關于席懋昭烈士一段經歷的證明》。泛黃的信箋紙上,字字珍貴,“我認為,應當肯定席懋昭同志為革命烈士,并記下他在完成護送我出川這一黨的重要任務中的功績?!倍潭?00多字,將時任四川省天全縣靈關殿(今寶興縣靈關鎮)小學校長席懋昭不懼危難、臨危受命護送陳云出川的那段崢嶸歲月躍然紙上。

          在紅軍主力軍撤出蘇區進行二萬五千里長征的同時,上海等白區黨的組織也遭到破壞。1935年6月上旬,當紅一方面軍抵達天全縣靈關殿時,黨中央決定派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陳云同志出川回上海領導地下黨的工作。

          從靈關殿到上海,要經過雅安、成都、重慶,不僅路途遙遠艱險,而且沿途國民黨軍警特務戒備森嚴,要從幾十萬敵軍的層層包圍中穿插出去,是一項嚴峻的考驗。陳云人生地疏,又滿口江蘇口音,在路途中很顯眼,稍有不慎即可能落入敵手,沒有可靠的人護送絕對不行。選誰護送呢?中央經過慎重考慮,選定了地下斗爭經驗豐富的年輕地下黨員、靈關殿小學校長席懋昭。

          “組織決定由你護送陳云同志出川?!毕迅械綗o上光榮,毫不猶豫地接受了任務。收拾好行李,告別妻子賀伯瓊,跟隨紅軍來到一間簡陋的房子。陳云熱情地握住他的手,一番商議后,他們決定避開迎面追來的敵軍,繞道滎經縣轉向雅安,再直奔成都、重慶。

          陳云、席懋昭和陳梁(四川冕寧縣沙壩中共黨支部負責人,紅軍經過冕寧時,他隨紅軍北上,來到天全縣靈關殿,奉命與席懋昭一起護送陳云出川)化裝成教師和商人,冒著蒙蒙細雨,沿著山間羊腸小道踏上了征程。

          從靈關殿到滎經,一路泥濘,高一腳低一腳,爬坡下坎,走得很慢。出靈關殿不遠,忽然一個30多歲的男子跌跌撞撞地從后面跑過來,他渾身是泥,慌里慌張。席懋昭向陳云和陳梁使了一個眼色,大家會意一笑。原來,此人姓熊,是黨中央為了確保陳云的安全,巧妙安排的一個小計謀。此人在紅軍攻下天全縣城時,匆匆外逃,被紅軍抓獲,經審訊得知,他原來是滎經縣的一個地主,通過關系被任命為天全縣教育局長。當時中央已經決定要派陳云去上海,認為可以利用這個教育局長作為陳云一行順利“過關”的“護身符”。于是,把他押解到靈關殿,待陳云一行離開靈關殿后,故意給了他一個“逃跑”的機會。

          這個“捉放曹”的巧計,陳云在同席懋昭、陳梁商量行程時,紅軍指揮員就告訴了席懋昭。見“熊局長”趕來,席懋昭故作驚訝,裝作討好頂頭上司的樣子,主動上前與他搭話,說是為了躲避紅軍而逃,并介紹說陳梁是他冕寧的遠房親戚,說陳云是做藥材生意的商人。陳云摘下禮帽,向他行了一個禮。這個教育局長信以為真,便講了自己的實情。于是,他們4人“結伴同行”去滎經。

          從靈關殿到滎經,雖然都是翻山越嶺的崎嶇小道,但由于是非常時期,沿途仍有一些民團設置的哨卡。好在“熊局長”與這些民團都比較熟,所以只需要他打個招呼或是點個頭,民團連查也不查就一路放行了。

          第二天,他們順利到達滎經縣城。由于一路上談得十分“投機”,也算是“患難之交”了,所以“熊局長”再三邀請他們到他家做客。第二天一早,陳云一行又出發了。這次他裝扮成江浙商人,滿口行話,加上他豐富的地下工作經驗,外人難以看出他的真實身份。席懋昭和陳梁裝扮成隨行人員,在他們3人之間的親密配合下,屢次機智地通過敵人崗哨的盤查,順利地通過了雅安。幾天后,通過翻山越嶺,走山間小路,經邛崍、新津等地平安到達成都。當時坐鎮成都指揮“圍剿”紅軍的蔣介石怎么也沒有想到,他多次通緝的共產黨要人陳云會來到他的眼皮底下。

          為了不引起敵人注意,陳云和席懋昭、陳梁分頭行動,陳云到劉伯承的好友胡公著先生家住了一宿,又托人到成都春熙路《新新新聞》報上刊登了一則《廖家駿啟事》:“家駿此次來省,路上遺失牙質圖章一個,文為‘廖家駿印’,特此登報,聲明作廢”。這則在報紙上極不顯眼的啟事,是陳云出發之前,與周恩來商量好的,啟事內容是事先約好的暗號,以此表示陳云已突出重圍,安全抵達成都。陳云辭別胡公著先生,在事先約定的地點與席懋昭、陳梁會合后,經過幾番周折,到達重慶。

          休息了幾日,席懋昭送陳云來到朝天門碼頭,上船前,陳云緊緊握住席懋昭的手,鼓勵他一定要堅持斗爭,將革命進行到底,便和席懋昭依依惜別。

          抗戰和解放以后,陳云多方查詢席懋昭去向,但一直未能找到,1983年4月,他得知席懋昭早已于1949年11月27日在重慶渣滓洞被美蔣特務屠殺,痛心不已、惋惜不已。1983年12月20日,陳云親筆為席懋昭寫了翔實而又珍貴的證明材料,對席懋昭為革命作出的貢獻給予了極大的肯定。1984年5月28日,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認席懋昭為革命烈士,并追記大功一次。(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舒敏 唐??担?/P>

        陳云出川背后的故事

        作者:時間:2019-02-27瀏覽:23

          陳云同志是1978年12月,恢復重建的中央紀委第一書記。本文通過一份證明信,讓我們感受到,在艱苦卓絕的革命戰爭年代,他出生入死領導黨的地下工作的一段經歷;也體現他關心黨內同志的實事求是精神和嚴謹的工作作風。

        關于席懋昭烈士一段經歷的證明

          一九三五年春,紅軍長征過大渡河后,中央決定我回上?;謴忘h的組織。當時我化裝成小學教員,組織上派了一位擔任天全縣靈關殿小學校長的地下黨員護送我。我們為躲避國民黨的追擊部隊,走的是山路,經滎經、雅安到達成都。在成都,我和他分開活動。我持劉伯承同志的親筆信,找到他的在中美銀行任董事的朋友。那人一見我,就說外面風聲緊,要我快走。我在他那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便和護送我的同志前往重慶。在重慶,我又持劉伯承同志的信找到他在藥鋪的弟弟,在他家里住了幾天,買好去上海的船票。到此,護送我的那位同志完成了任務,和我分手。

          一九三七年,我到延安后曾見過護送我出川的那位同志,記得他當時正在中央黨校學習。不久,他又被派回四川做地下工作,從此沒有再聽到有關他的消息。

          今年四月,儀隴縣委來信說,他們在征集黨史資料過程中,了解到一位叫席懋昭的同志,一九三五年曾被四川省委派到大渡河迎接中央紅軍,并護送我去上海,以后在延安還見到過我,一九四九年十一月犧牲于重慶渣滓洞,問我是否能夠證明。我由于記不起護送我的那位同志的名字,便要辦公室查一下這位席懋昭同志當年是否擔任過靈關殿小學的校長,他的愛人是否也在該校當過教員。最近,四川省委組織部送來材料,證實席懋昭同志確曾擔任過靈關殿小學的校長,他的愛人也在該校當過教員。另外,還送來一張他的照片。這些情況以及照片,和我的記憶完全吻合,因此可以斷定,席懋昭同志就是當年護送我從靈關殿到成都、重慶的那位同志。

          從四川省委材料上了解到,席懋昭同志一九四八年被捕后,積極參加獄中斗爭,表現是好的……我認為,應當肯定席懋昭同志為革命烈士,并記下他在完成護送我出川這一黨的重要任務中的功績。

        陳云

        八三.十二.二十日

          這是一份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第一書記陳云在1983年12月20日為席懋昭烈士寫的《關于席懋昭烈士一段經歷的證明》。泛黃的信箋紙上,字字珍貴,“我認為,應當肯定席懋昭同志為革命烈士,并記下他在完成護送我出川這一黨的重要任務中的功績?!倍潭?00多字,將時任四川省天全縣靈關殿(今寶興縣靈關鎮)小學校長席懋昭不懼危難、臨危受命護送陳云出川的那段崢嶸歲月躍然紙上。

          在紅軍主力軍撤出蘇區進行二萬五千里長征的同時,上海等白區黨的組織也遭到破壞。1935年6月上旬,當紅一方面軍抵達天全縣靈關殿時,黨中央決定派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陳云同志出川回上海領導地下黨的工作。

          從靈關殿到上海,要經過雅安、成都、重慶,不僅路途遙遠艱險,而且沿途國民黨軍警特務戒備森嚴,要從幾十萬敵軍的層層包圍中穿插出去,是一項嚴峻的考驗。陳云人生地疏,又滿口江蘇口音,在路途中很顯眼,稍有不慎即可能落入敵手,沒有可靠的人護送絕對不行。選誰護送呢?中央經過慎重考慮,選定了地下斗爭經驗豐富的年輕地下黨員、靈關殿小學校長席懋昭。

          “組織決定由你護送陳云同志出川?!毕迅械綗o上光榮,毫不猶豫地接受了任務。收拾好行李,告別妻子賀伯瓊,跟隨紅軍來到一間簡陋的房子。陳云熱情地握住他的手,一番商議后,他們決定避開迎面追來的敵軍,繞道滎經縣轉向雅安,再直奔成都、重慶。

          陳云、席懋昭和陳梁(四川冕寧縣沙壩中共黨支部負責人,紅軍經過冕寧時,他隨紅軍北上,來到天全縣靈關殿,奉命與席懋昭一起護送陳云出川)化裝成教師和商人,冒著蒙蒙細雨,沿著山間羊腸小道踏上了征程。

          從靈關殿到滎經,一路泥濘,高一腳低一腳,爬坡下坎,走得很慢。出靈關殿不遠,忽然一個30多歲的男子跌跌撞撞地從后面跑過來,他渾身是泥,慌里慌張。席懋昭向陳云和陳梁使了一個眼色,大家會意一笑。原來,此人姓熊,是黨中央為了確保陳云的安全,巧妙安排的一個小計謀。此人在紅軍攻下天全縣城時,匆匆外逃,被紅軍抓獲,經審訊得知,他原來是滎經縣的一個地主,通過關系被任命為天全縣教育局長。當時中央已經決定要派陳云去上海,認為可以利用這個教育局長作為陳云一行順利“過關”的“護身符”。于是,把他押解到靈關殿,待陳云一行離開靈關殿后,故意給了他一個“逃跑”的機會。

          這個“捉放曹”的巧計,陳云在同席懋昭、陳梁商量行程時,紅軍指揮員就告訴了席懋昭。見“熊局長”趕來,席懋昭故作驚訝,裝作討好頂頭上司的樣子,主動上前與他搭話,說是為了躲避紅軍而逃,并介紹說陳梁是他冕寧的遠房親戚,說陳云是做藥材生意的商人。陳云摘下禮帽,向他行了一個禮。這個教育局長信以為真,便講了自己的實情。于是,他們4人“結伴同行”去滎經。

          從靈關殿到滎經,雖然都是翻山越嶺的崎嶇小道,但由于是非常時期,沿途仍有一些民團設置的哨卡。好在“熊局長”與這些民團都比較熟,所以只需要他打個招呼或是點個頭,民團連查也不查就一路放行了。

          第二天,他們順利到達滎經縣城。由于一路上談得十分“投機”,也算是“患難之交”了,所以“熊局長”再三邀請他們到他家做客。第二天一早,陳云一行又出發了。這次他裝扮成江浙商人,滿口行話,加上他豐富的地下工作經驗,外人難以看出他的真實身份。席懋昭和陳梁裝扮成隨行人員,在他們3人之間的親密配合下,屢次機智地通過敵人崗哨的盤查,順利地通過了雅安。幾天后,通過翻山越嶺,走山間小路,經邛崍、新津等地平安到達成都。當時坐鎮成都指揮“圍剿”紅軍的蔣介石怎么也沒有想到,他多次通緝的共產黨要人陳云會來到他的眼皮底下。

          為了不引起敵人注意,陳云和席懋昭、陳梁分頭行動,陳云到劉伯承的好友胡公著先生家住了一宿,又托人到成都春熙路《新新新聞》報上刊登了一則《廖家駿啟事》:“家駿此次來省,路上遺失牙質圖章一個,文為‘廖家駿印’,特此登報,聲明作廢”。這則在報紙上極不顯眼的啟事,是陳云出發之前,與周恩來商量好的,啟事內容是事先約好的暗號,以此表示陳云已突出重圍,安全抵達成都。陳云辭別胡公著先生,在事先約定的地點與席懋昭、陳梁會合后,經過幾番周折,到達重慶。

          休息了幾日,席懋昭送陳云來到朝天門碼頭,上船前,陳云緊緊握住席懋昭的手,鼓勵他一定要堅持斗爭,將革命進行到底,便和席懋昭依依惜別。

          抗戰和解放以后,陳云多方查詢席懋昭去向,但一直未能找到,1983年4月,他得知席懋昭早已于1949年11月27日在重慶渣滓洞被美蔣特務屠殺,痛心不已、惋惜不已。1983年12月20日,陳云親筆為席懋昭寫了翔實而又珍貴的證明材料,對席懋昭為革命作出的貢獻給予了極大的肯定。1984年5月28日,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認席懋昭為革命烈士,并追記大功一次。(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舒敏 唐??担?/P>

        地址:安徽省蚌埠市曹山路962號安徽財經大學東校區1號辦公樓南三樓   電話、傳真:0552-3171171 版權所有:中共安徽財經大學紀律檢查委員會、安徽財經大學監察審計處
        地址:安徽財經大學東校區1號辦公樓南三樓 版權所有:中共安徽財經大學紀律檢查委員會
        安徽財經大學監察審計處
        欧洲秒速赛车彩票下载